河北新闻网手机版

数字报
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 分享
  • 崇礼新雪季来了,河北冰雪健儿奥运参赛梦在熔铸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8-12-05 23:19:28
    语音播报

    崇礼新雪季来了,河北冰雪健儿奥运参赛梦在熔铸

    崇礼新雪季来了,河北冰雪健儿奥运参赛梦在熔铸

    11月24日清晨,天还没亮,河北省残疾人高山滑雪队已经开始了训练前的准备工作。 记者赵杰 赵海江摄

    □记者 杨明静 陈华 高振发

    随着新雪季的到来,张家口市崇礼区不仅迎来了大批滑雪旅游爱好者,还迎来了“候鸟”一样追着冰雪跑的冰雪运动队。

    在崇礼高原训练基地、在万龙滑雪场、在多乐美地滑雪场,河北省单板滑雪队、河北省残疾人高山滑雪队、张家口市青少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学校的教练员和运动员们,为了实现2022年冬奥会“参赛也要出彩”的梦想,拼搏着,超越着……

    ★吃苦是养分,伤病会“练好”

    11月24日,周六,崇礼室外气温降到零下20摄氏度。清晨5时,万龙滑雪场尚寂静无声,借着零星的灯光,滑雪场内悦龙酒店门口陆续有人扛着雪板、撑着雪仗轻声走出,在门口集合后,走向附近的雪道——河北省残疾人高山滑雪队又一天的训练开始了。

    “今天是周六,游客会很多。咱们必须赶在游客上来之前多滑一会儿,大家都抓紧。”河北省残疾人高山滑雪队教练谢安惠带着队员热身后说。

    “今天还不算太冷,我们在哈尔滨训练的时候将近零下40摄氏度,滑一趟必须回屋里缓一会儿。就那样截肢的手臂还冻伤了,截肢面通红,特别特别疼。”11月26日,在万龙滑雪场雪具大厅,回忆起第一次上雪的经历,队员陈治成印象深刻。“现在早已经适应了,甚至一天不滑都难受。”他诙谐地说。

    经历寒冷的考验是冬季项目运动员的入门第一课。为了方便做动作,队员们都只穿一身很薄的连体衣训练。“坐缆车上去的时候冻得直打哆嗦,但滑‘开’了就好了,头上还‘冒热气’呢。”11月27日,在多乐美地滑雪场,张家口市青少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学校高山滑雪队队员乔衍舒说。

    “真正比赛的时候也只能穿一件连体衣,甚至还需要在山顶排队等很久,所以必须在训练中适应。”张家口市青少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学校高山滑雪队教练刘洋说。

    “脖子还疼吗?”“还有点,不过已经好多了。”类似的对话,是河北省单板滑雪队教练潘蕾与队员的“日常问候”。

    松花湖一个半月,长城岭一个月,北京一个半月,哈尔滨三个月,法国二十天……去年,河北省单板滑雪队“打卡”多地训练。曹家溢,手臂受伤;师晨旭,脚踝受伤……每一个队员的伤病都让潘蕾心疼不已。“滑雪本来就是高危运动项目,坡面障碍技巧、大跳台等项目危险系数更高。”潘蕾说。

    “刚开始的时候滑十趟有八趟是躺着下来的,磕一下碰一下都是忽略不计的。”眉头上刚缝了三针的河北省残疾人高山滑雪队队员张扬说起伤病轻描淡写,“运动员的很多伤不是养好的,而是练好的。”

    当然,河北省冬季项目运动队的训练条件和保障在不断改善。“省体科所正在抓紧推进崇礼高原训练基地科研工作站的工作,工作站的成立将为中心运动队提供医疗、体能、机能监测等方面的保障,各方面条件会越来越好。”河北省体育局冬季运动中心主任刘晓马说。

    崇礼新雪季来了,河北冰雪健儿奥运参赛梦在熔铸

    11月26日,河北省单板滑雪队队员正在训练中。 记者赵杰 赵海江摄

    ★孤寂是常态,团结增力量

    11月25日下午,崇礼高原训练基地食堂门口,河北省单板滑雪队队员何雨辰的父亲要返程了。

    “爸爸,你能不能再多待一会儿,就十分钟。”何雨辰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

    “你好好训练,等你练好了爸爸再来看你。”何雨辰的父亲努力忍住眼里的泪花,拍了拍孩子的肩膀,转身上了出租车。

    何雨辰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爸爸乘坐的出租车消失在视线里。

    11岁的何雨辰,是河北省单板滑雪队男队员中年龄最小的。这是自今年5月以来,他第一次见到爸爸。可因为队里的管理规定,他甚至都没能和爸爸单独下山吃顿饭。

    训练虽有苦有累,但也不乏爱与温暖。

    和队员一样,潘蕾也在滑雪场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她记得每一个队员的生日,随时帮队员解开思想疙瘩,不仅是教练,更像他们的妈妈。

    滑雪项目教练员和运动员的日常训练注定是寂寞的。每天训练场、食堂和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对潘蕾来说已是多年的常态。“白天训练,晚上还要制定第二天的训练计划,或者跟近期训练不稳定的队员聊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了才能带队员们打打球,调剂放松一下。”她说。

    刘洋说,既然选择了当教练员,就是选择了一种孤寂的生活,对此她不后悔,只是有一点有些忧心——“有几次别人给我介绍对象,对方一听我这工作一年四季不定点,一点顾不了家,连面都不愿见了。”

    带残疾人运动员,需要倾注更多的感情。谢安惠说,不少队员刚进队时内向、自卑,有的则带有攻击性。她??每天和他们呆在一起,训练之余一起吃饭,聊天、唱歌,渐渐让他们感受到被关注、被重视,也打开了他们的心扉。队伍慢慢变得像个大家庭了,这些残缺的“天使”很快成了雪道上飞驰的“精灵”。

    “孩子们这么小就离开家,需要关心呵护。放松的时候,我会和队员一块打升级,我水平不高,他们都说我‘是个坑’,但我就图他们一个乐。”张家口市青少年冬季奥林匹克运动学校高山滑雪队教练张馨月说,为让队员们保持训练热情,她会“投其所好”,游泳课来个比赛,蹦床上秀个新动作,放松时则“聊发少年狂”,和队员一块玩儿。而孩子们也在成长,她过生日的时候,队员们会订蛋糕、精心准备小礼物。这让张馨月欣慰不已。

    温暖赶走了孤寂,团结激发了热情。在偏僻的冰天雪地里,一个个教练、队员胸中都好似燃烧着一把火炬,推动着他们一次次向着梦想出发。

    崇礼新雪季来了,河北冰雪健儿奥运参赛梦在熔铸

    11月26日,河北省单板滑雪队队员正在训练中。 记者赵杰 赵海江摄

    ★不断超越自我,向着梦想进发

    11月25日上午,2018京津冀高山滑雪挑战赛在崇礼高原训练基地进行。刘洋站在终点,目不转睛地盯着赛道。“29秒32!”当身穿70号比赛服的队员贾智然抵达终点,她高兴地送上鼓励的拥抱。

    雪道见证着队员们的进步。才两个多雪季,一些队员已从没有接触过雪的“小白”进步到能在比赛中崭露头角,从滑一趟要停顿两三次到能滑出29秒多的成绩。队员们的每一次突破,刘洋都欣慰不已。

    “第一次上雪一步都不敢迈出去,还是被教练扶下来的。”对自己第一次滑雪的情景,何雨辰记忆犹新。而现在,训练场上的他俨然换了一个人:后空翻转体720度,一气呵成。

    “速度再快一点”“重心错了,要放在右腿上……”11月27日,训练场上,潘蕾认真盯着队员的每一个动作,不时指导。截至目前,河北省单板滑雪队已经向国家队(含国青队)输送了7名运动员。

    党强是河北省残疾人高山滑雪队14岁视力障碍运动员李薇薇的领滑员。与残疾人一起训练,让他感触颇深。“她比一般人要刻苦很多,总是觉得自己滑得不够好,别人都休息了她还要练。”

    因为视力问题,李薇薇要跟在党强身后听着他的指挥滑,有时候速度过快控制不好,她就会撞到护栏上。但只要能坚持,她从不中断训练。“虽然我看不见,但我希望能通过滑雪证明自己的价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略显腼腆的李薇薇语气坚定。

    对冬奥梦的坚定追求,支撑、鼓舞、激励着他们。“我真的觉得现在的工作特别有意义。”谢安慧说,她希望能把更多队员送进国家队,好让他们为参加2022冬奥会继续打拼。

    距离2022年越来越近了,河北省冰雪健儿的训练备战热情更高了,“参赛也要出彩”的梦想更强烈了。

    “我想进省队、国家队”“我想在冬残奥会赛场证明自己和健全人一样优秀”“我想站上冬奥会的领奖台”……茫茫雪场,请记下他们的梦想与誓言。

    崇礼新雪季来了,河北冰雪健儿奥运参赛梦在熔铸

    11月24日,河北省残疾人高山滑雪队教练谢安惠(右一)正在指导队员。 记者赵杰 赵海江摄

    责任编辑:张永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