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网手机版

数字报
河北新闻本网原创
  • 分享
  • 黄印冉:改变植物色彩的人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8-12-06 03:25:57
    语音播报

    黄印冉:改变植物色彩的人

    □记者 白 云

    [阅读提示]

    有一种景观植物,叶子是讨人喜欢的金黄色,耐寒耐旱,对生长环境不挑剔。单株种植并不显眼,一旦成排连片,片片金黄十分醒目。

    这种植物叫中华金叶榆,是黄印冉研究了20多年的彩色景观树种之一。

    黄印冉是河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园林绿化研究所所长,把原本色调单一的植物,培育出颜色多样的景观植物,是其目前的主要工作。他拥有中国新品种保护权11项,这意味着他培育出来11种新生植物,这也是他入选我国2017年创新人才推进计划的主要成就。

    “偶然其实是必然在起作用”

    人物|黄印冉:改变植物色彩的人

    黄印冉在给年轻农业技术人员讲解金叶榆种植要点。

    在石家庄裕华路和建华南大街交叉路口往东一段,道路两侧能见到一种景观树,树冠被修剪成不同形状,或圆或柱并不出奇,但最耀眼的是它金灿灿的树叶。

    这种金黄色,会让人误以为是这个季节所致,其实即使在炎炎夏季,这种树的叶子也会金黄得“一塌糊涂”。

    一说植物,我们第一反应是绿色。为什么这款树如此特殊?黄得如此彻底?

    这种树叫中华金叶榆。“名字是我起的。咱们中华民族黄皮肤,黄色也是富贵的寓意,但是植物学上对颜色的描述是没有黄色的,只有金色,所以就叫中华金叶榆。”河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园林绿化研究所所长黄印冉是该树的培育者,被业界誉为金叶榆之父。

    这一品种在2005年通过了省林木良种认定,2006年获得国家植物新品种保护,2009年通过国家林木良种审定,2013年获得美国植物新品种保护。

    说来,金叶榆的开枝散叶,源于一次偶然。

    1998年,黄印冉在辛集老家承包了几十亩地,在父亲的协助下,种下了数万株细皮榆、抗虫榆、密枝榆进行育苗。

    “按照大学所学的林业知识,我只确定,经过嫁接和筛选,肯定会培育出彩色树种,但这种新品种是什么颜色、稳定性如何都不确定。”黄印冉回忆。

    乍一听,这种培育是盲目的,其实不然。授粉和嫁接,是在选择了抗虫榆为母本、密枝榆和细皮榆做父本的前提下,有意培育抗虫、生长快的新品种。

    2000年7月的一天,黄印冉接到父亲电话,说在地里发现一株小苗,叶子全黄。

    “我撂下电话就往家里跑。”当时,黄印冉有一辆摩托车,骑回辛集老家要一个多小时,吹得灰头土脸的他走进育种林,第一次见到了这个还没有名字的小家伙,“也就十多厘米高,单株看并不是很漂亮,刚好它的正上方有较高一点的树苗给它遮了遮太阳,这才没被晒死。”

    此前,几万株榆苗里也发现几棵呈现其他颜色的幼苗,比如树叶呈现粉色、红色、白色、黄边等,但都“夭折”了。“要么长着长着,颜色几个月后变绿了,要么树苗不抗晒,没长大就晒死了。”黄印冉对这棵幼苗抱有希望,又不敢希望太大。

    林业领域培育一种新品种,要实现三个目标:特异性、稳定性和一致性。通俗说,由这棵幼苗繁育的下一代,首先黄色是独特的、以前没有的,黄色不会变还能在下一代继续保持,且没有差异。

    “这棵小苗长得非常慢,一年多,才长了40厘米高。”黄印冉每逢周末,都要回辛集去看看这棵独苗苗。

    2001年开春,备受呵护的黄叶子小苗长大一点了。黄印冉剪了十几段它的枝条,在其他榆树上进行嫁接,他密切观察嫁接后的树苗发芽情况。“一个来月后,就看见有黄芽冒出来了,心里有点激动。”黄印冉说,等十几棵嫁接的树都长出芽,乃至叶,黄色越发明显,他终于判定,新榆树种问世了。

    有人说,幸亏黄印冉老父亲没有一锄头把幼苗挖掉;也有人说,这就是大面积种植后偶然的品种被黄印冉撞见了。

    “大面积种植育苗的过程,就是明确要寻找新树种,嫁接和授粉都是科学方法培育新树种的过程,也就是说,偶然其实是必然在起作用。”黄印冉大笑着说。

    “想搞出一个在世界上叫得响的品牌”

    头发花白的黄印冉,时不时推推眼镜,倒背着双手在位于省林科院的50亩试验土地上一棵棵看试验品种,眼神中的热切,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

    他指着一棵直径50多厘米的榆树中下端说:“看,这有条淡淡的印迹,这是早年从辛集剪来嫁接的痕迹。”

    如果他不说,外行根本看不出来,还以为是大树生长过程中留下的印痕。在黄印冉的指点下,这道若隐若现的浅白色痕迹,才明显起来。

    这是一棵金叶榆中的乔木品种,十来米高,枝繁叶茂,只是随着天气转冷,黄叶子掉了不少。

    黄印冉边走边和同事交流,就不同树种近期需要做的工作进行安排。

    “植物是能交流的。”黄印冉认真地说,“你懂得它,对它照顾到位,它就会长得好。”

    黄印冉对植物的喜欢,和从小家里种苗圃不无关系,“当时家里种树苗,毛白杨,下了学去地里帮父亲绑枝条什么的,一点儿也不烦。”

    小学有一门课叫自然,他尤其喜欢,对里面提到的植物生长特点,格外留心。

    有一天去邻村的姑姑家,一进村就见苗圃里一位村民在嫁接夹竹桃,徒手把枝条拧几圈,让枝条外皮破损,再进行嫁接。黄印冉出主意说,用削铅笔的小刀划一下,比你这样干活快。

    村民直起腰问他,你怎么知道的。黄印冉说,书上都写了。

    这种兴趣爱好,促使黄印冉在高考填报志愿时选了沈阳农业大学。1991年,考大学跳出农门,还是农村子弟的不二选择。有亲戚不理解,念好几年大学,毕业还得和种地打交道?

    “我喜欢林业,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儿,就没考虑那么多。”黄印冉回忆初衷,这种爱好让他在择业时也这么选:大学毕业后,黄印冉面临选择,要么到省林校当老师,要么到当时的省林业研究所搞科研,黄印冉觉得后者更接近一线,更接近树。

    1998年到2000年,黄印冉奔波在石家庄和辛集之间,就为了培育这株不知名的黄叶子榆树。

    直到开展了小范围扩繁,品种稳定了,黄印冉才确信,这种黄灿灿的小树苗,可以有名字了。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是最大的推动力。

    2005年,黄印冉的中华金叶榆拿到了中国植物新品种权,省林科院也将金叶榆作为科研项目引回院里,批了50亩试验用地。

    此时的黄印冉在业内小有名气,但每天6时30分,省林科院金叶榆试验田里,黄印冉都是第一个到。“给当天的工人安排活儿,准备工具。”这还不算,每天23时左右,黄印冉要把试验田收拾利索了,最后一个回家。

    黄印冉双手指甲没有一个完整的,全部凹陷变形,他患有类风湿疾病,和常年在田间地头工作不无关联。“那时候年轻,干活出一身汗,就脱了外套干,弄得现在一身病。”

    即使如此,说起金叶榆,黄印冉都会眉毛挑一挑,满脸是笑,就像一个父亲毫不吝啬地夸奖自己的孩子。

    闺女大了,要找婆家。黄印冉又成了推广人,推动他的还是兴趣。

    通过了国家林木良种审定,意味着金叶榆可以在公开的报纸杂志做广告推广。对于黄印冉来说,他还有个私心,国槐原产自中国,载入植物目录的产地却是日本,这是因为国外的林业培育技术比国内要快。

    “咱们国家地大物博,植物种类繁多,很多林种却被拿到外国培育出新品种进行注册认定。搞林业的,心里憋着一口气,想搞出一个在世界上叫得响的品牌。”黄印冉说,这次他终于如愿了。

    北上南下,从2005年开始推广金叶榆,13年过去了,全国六百多个城市,一万多个乡镇,都种上了黄灿灿的金叶榆。

    “把眼睛放在工作上,自然能长出好苗来”

    人物|黄印冉:改变植物色彩的人

    黄印冉(中)在育苗大棚指导工人操作。

    今年10月份,科技部2017年创新人才推进计划名单公布,让黄印冉的名字上了报纸和网络,埋头彩色景观植物研究20多年,黄印冉和他的树终于火了。

    “入选创新人才推进计划,还是挺高兴的。”黄印冉说,多年默默无闻,他也从没觉得失落,“搞科研,就是要耐得住寂寞。出成绩是需要时间周期的,也是需要精力成本的,你把眼睛放在工作上,自然能长出好苗来。”

    1998年,省林研所改制,成立了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黄印冉任办公室副主任,虽然级别上提了副科,但搞行政就远离了科研。

    “此前我就提出过搞彩色景观植物,但当时城市建设还没有对彩色景观树种有太大需求,课题没有批,这样就一没经费二没试验土地。”黄印冉的想法得到一位朋友的资助,在辛集老家租了几十亩地,鼓捣彩色景观树。

    育苗和培育新品种是两回事。前者种两年,树苗一米多高,就能卖钱变现。而后者只能种一年,没有选出合适的变异单株苗种就要全部拔下来丢掉,来年再种,“这时候榆树苗也就半米高,没人要,就纯扔钱。”

    黄印冉对省会白佛客运站的搬迁印象深刻,那是因为他从客运站在谈固时就是常客,一直坐到客运站搬迁到白佛。一到周末,住在赵陵铺附近的黄印冉,要坐公交车到客运站,再买票到辛集,一来一去就得两个半天。

    黄印冉在日复一日的寂寞里,等到了那株金色的榆树苗。

    一种寂寞是无人问津时的坚持,一种寂寞是声名鹊起后的不弃。

    即使大江南北种植了大量的金叶榆,黄印冉也还在埋头钻研。

    随着研究深入,黄印冉逐渐发现,金叶榆耐寒耐旱,能培育成乔木、灌木等不同大小,也能修剪成悬空球状、柱状等不同造型,宜种范围广,颜色亮丽,具有很大的推广空间。

    但是到外地推广树种时,一线干活的工人,文化水平不高,讲一堂专业的技术课,他们压根听不懂什么是叶色基底,术语的专业和精准,在这里玩不转。

    “树种是培育出来了,你得推广出去啊。可是你讲的理论课,工人听不懂,这活儿怎么干?”黄印冉两手一摊。

    他再次一头扎进地里。写论文,做报告,讲究的是专业,此时,要把专业的通俗化、简单化。先来上几剪子,看效果,再在本子上写上几笔,他反复试验总结,最终推出了改良简化版的金叶榆修剪和嫁接技术。

    拿嫁接来说,以前的技术要领是要用塑料布里里外外裹好几层,费时费力效率不高,黄印冉用中性密封胶代替,嫁接好的破损处,一封胶就完活。

    金叶榆作为景观植物,常有修剪成不同造型的需求,怎么剪不影响植物生长,造型还能保持长久?刚开始讲课,这一节的理论挺长,下课总有人追问。黄印冉总结出两个三分之一,超过主干三分之一的侧枝全剪了,主干高度三分之一以下的全剪了。

    树冠长得太快,摁不住怎么办?

    黄印冉又从实践中总结出新的经验,叫一掐两剪:高度够一米的金叶榆,有三个分枝的掐尖,长到一半先剪高的,8月份再找平一次,修剪出来的就是整齐的金叶榆多分枝灌木一级苗了。

    “不光是金叶榆,还有一些其他树种,我们也在做科研,就是想把彩色景观植物,培育得再多一些,让城市更美一些。”黄印冉说。

    2017年,省里打造重点科研团队,以黄印冉为首席专家的省景观林木花卉育种团队成立,黄印冉的科研范围朝着更广阔的方向发展。

    ■访谈

    梦想和坚持是一对翅膀

    记者:这么多树种,为什么您选了榆树作为科研对象?

    黄印冉:其实不只是榆树,我同期开展了白蜡、国槐好几个树种的彩色品种培育,榆树取得的成果最好。

    记者:选择这几个树种的原因是什么?

    黄印冉:我对榆树情有独钟。小时候听家长说,自然灾害时期,谁家有几棵榆树就能度过灾年。当时不知道为什么,长大了做研究,才知道榆钱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老话流传的榆树是救命树,是实践得来的。

    记者:是因为榆树的可食用?

    黄印冉:不完全是。榆钱是榆树的果实,包括榆树叶都含有丰富的蛋白质,榆树皮含有植物胶,都能食用,口感还不错,这是一方面。我去东北上大学,发现那边榆树也很多,很多树种受气候影响过不了长城,榆树就不一样。一个品种不挑剔环境,还有食用价值,我认为这一树种以后大有作为,所以将它选为研究方向。

    记者:在当时没有项目和经费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是坚持要搞榆树新品种育种?

    黄印冉:我是学林业的,不搞林业,总觉得浪费。我心里有个搞研究的梦,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抓住一切时间和机会积累。

    记者:您所指的积累是什么?

    黄印冉:比如说我刚分到省林业研究所时,被派去生产岗,销售所里培育的树苗还有化肥、农药,大多数时候就是搬搬扛扛,有人咨询用什么药,给人家介绍下。很多人不喜欢干这个,觉得一个大学生,为啥干这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儿。

    后来,当我埋头搞树种培育时,什么农药有什么特色、主治什么,门儿清。这种实践,后期育苗都用得上,所以积累知识很重要。现在给学生讲这些农药、化肥的名字和作用,让他硬记,很难。

    记者:育苗的前两年,没有大的进展时,会不会焦虑?会不会想算了?

    黄印冉:科研这个东西,不像别的,投进去的时间和成果未必成正比。比如美国红枫,我们看图片很漂亮,但是你看看我们试验田里的,实际表现非常糟糕。我选定了榆树,是因为北方的榆树品种具有很多生长优势。搞研究,需要的就是再坚持一下。

    记者:您现在是景观林木花卉育种团队的首席专家,这是否意味着今后将有更多的彩色植物面世?

    黄印冉:现在就有了。我们将逐步推出木槿、丝棉木等,还有一些品种在测试中。省里重点打造景观林木花卉育种团队,也是希望能带动彩色景观植物的培育。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居住环境有了更高的要求,对彩色植物也有更多需求,这个市场还会继续扩大。

    记者:您总是提到梦想和坚持,为什么?

    黄印冉:梦想和坚持是一对翅膀。首先要有梦,这个梦最好能和自己的兴趣爱好一致。从事喜欢的事情,愉悦度高,出成绩也快。此外,做任何事,都需要坚持,不仅是为了完成梦想,一个翅膀总飞不快吧,有了梦想和坚持这俩翅膀,就能飞得更稳了。

    文/记者 白 云

    责任编辑:张永猛

    相关新闻